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大神,你老婆掉了!(H)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1
    的。

    程逸身下的动作勇猛著,但是神情却很温柔,尤其是在低头吻他的时候,动作轻柔的像是在吻一件自己珍藏了好几十年的收藏品,小心翼翼,却又满是欣喜和爱怜。眼前这个人,他真的得到了,从那个时候,他看了他第一眼,就一直没有忘记,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们会在一起做这样的事情,他真的可以得到他。他本来真的还想再等等的,今天被他翻到这样的东西也只是想做个试探,却没想到,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想……甚至比他期望的还要快速的发展,这让他想不兴奋都难。

    但是显然段毅君并不知道程逸的想法,他只知道今天的他似乎有些不一样,但是自己对他,是一直以来都抱有这样的想法的,一直以来都默默喜欢著对方,现在知道对方也喜欢自己,对他来说已经是上天对他最大的恩惠了,这份惊喜来得太快也太凶猛,让他措手不及的同时,只剩下感激。看著眼前的人,段毅君也忍不住伸出手紧紧的搂住了他。然後将自己的唇凑上去,主动吻了他。

    两人从刚刚的猛烈开始变成了浓情蜜意的缠绵。和梦里不同,这是段毅君第一次体会到极致的快感,前面仿佛也要爆开了一般,除了後面又爽又舒服,前面似乎也享受到了,被男人有技巧的逗弄和抽插,两个地方都湿得一塌糊涂。

    影片里的人似乎也要达到高潮了,拼命的淫叫著,段毅君只觉得好像自己的脑袋也不是自己的了,说出一些连自己也觉得淫秽的话。

    “啊啊啊啊……哥哥……好爽……要出来了……额啊……”

    “要出来了吗?”程逸一边抱著他加快了速度,轻轻在他耳边问了一句,“想要哥哥内射还是外射?”

    “啊哈……啊……射……进来……想要哥哥射进来。”

    程逸很兴奋,对段毅君的诚实更是喜欢的不得了,粗大的肉棒插得越来越深,噗嗤的水声在整个屋子里环绕,在为最後的高潮冲刺。

    被男人一边插著,段毅君前面就已经要丢盔弃甲了,等一次又一次撞击到最深处时,终於射出了今天第一次精,白浊的液体弄脏了两人的小腹,但谁也没有在意,而是沈浸在这种高潮的欢愉中。而程逸也没有客气,一个狠狠的顶入,便将自己积压已久的滚烫的热液洒了进去。

    “啊啊……烫……好多……恩啊……”内壁都被烫得紧缩了起来,但是段毅君还是紧紧的抱住了眼前的人,不让他离开自己的体内,这种充实的感觉是梦中永远也不会有的,尽管也会高潮,但是每次醒来後面有的都是自己流出的淫水而从来没有男人的精液,这一次,终於让他完全的射到了自己的体内,好像自己,也完全属於了他一样。

    射完之後,程逸直接将段毅君抱到了浴室的镜子前,竟然将他的一条腿抬高了,然後对著镜子,看著白浊的液体从里面一点点流了下来,沿著白皙的大腿,一路往下滴。透过镜子,段毅君看的清清楚楚,顿时连耳根都红了。大腿也被那东西弄得痒痒的,想要放下来,却无奈一直被男人握著。两人这麽看著,竟又开始有了感觉。他从来没看过自己这麽淫荡的样子,想要伸手去挡住自己的眼睛,却被程逸拉住了。

    “宝贝,不要挡著,要看清楚哦,这里是怎麽吐出我的牛奶的,待会哥哥是怎麽插你的。”程逸说著揉了揉他的穴口说到。

    大神,你老婆掉了!15

    还要让自己看著他插进来?!段毅君整个脸都红了,半天都憋不出话来,可是就在这时候,程逸握著自己再次勃起的阴茎,又一次插了进来。就这麽对著镜子,一点点插进自己那个已经被干得嫣红的小穴。

    “啊哈……啊……好涨……”

    “要看著那里哦,不能闭上眼睛。看小君的这里是怎麽……把哥哥的大肉棒吃进去的……”

    段毅君几乎要羞到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可是眼睛却不受控制的跟著男人的话看了起来,而且还看得无比认真。越是这样看别人怎麽插自己,段毅君就觉得越难耐,比刚刚在床上直接插害羞多了。

    两人很快又在浴室做了起来,被插过的小穴似乎早已习惯了男人的入侵,不断的吮吸著那根在自己体内肆意的巨物,快感也像潮水一般不断的拍打上来,让他觉得自己继续要溺水窒息。幸好还有这个男人可以让他紧紧的抓著。

    “做我老婆好不好。”在高潮的时候,男人突然在自己耳边说到。段毅君吓了一跳,竟然就这麽射了出来。程逸被他咬著,也没忍住,将滚烫的岩浆洒在了他的体内,这时候,程逸沙哑著声音又说了一句,“我会对你负责的,跟我在一起吧。”

    “为……为什麽……”许久找回自己声音的段毅君只问出这麽一句。

    “想知道答案吗?”

    “嗯。”段毅君点点头。虽然男人说了喜欢自己,但是这种感觉还是让他觉得不真实。自己不是女人其实也不需要什麽负责不负责的,只是听到他这麽说之後,觉得惊讶和感动而已。虽然老婆那个称呼,让他觉得有些羞耻难为情……

    “叫句老公来听听。”

    段毅君红了脸,张了张口,却还是叫不出去,“不行……好……好丢脸……”

    “那就做到你觉得不丢脸为止。”程逸笑著咬咬他的耳朵,竟又这麽顶弄了起来,完全忽略了他刚刚的问题。两人明明才是第一次,却像是无比熟悉彼此的身体,食髓知味一般,配合得天衣无缝,一直玩到了快凌晨,才彻底的洗干净了身子疲惫的躺在了床上。明明累得一根手指也不想动了,但是段毅君还是睡不著,似乎精神还在亢奋著,他没有忘记程逸吊自己胃口的事。

    “你还没跟我说……你怎麽……会喜欢我……”靠在男人胸前,段毅君小声的说了一句。程逸抬起他的脸,突然认真的看著他。

    “毅君,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哎?段毅君闻言有些惊讶,随後摇摇头,他们该不会真的认识吧……可是他要是认识这麽厉害的一个大神,而且现实中又这麽帅!不会不记得的啊!

    “你爸爸是在广域集团工作的吧?还记得很多年前很红的一款叫‘剑倾天下’的网游麽?当时我是这个游戏的设计和负责人,刚好被调到F市广域的分公司,那天你恰好在你爸爸的办公室玩,而我刚好路过那里,那天你提的意见我全都听见了。”

    段毅君睁大了眼睛,这是多少百年前的事了?久到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