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大神,你老婆掉了!(H)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0
    那具诱人的胴体,都无一不像最有效的催情药一般刺激著他。想占有他贯穿他操弄他,只是怕他还不习惯,而忍耐著。

    “嗯……快点进来……”

    段毅君边说著,手有些羞涩的伸到了後面掰开了自己的臀瓣,这个邀请的动作再也明显不过,明明是那样色`情的动作,在段毅君做出来却带著点不想符的羞涩和纯情,这样的落差让人更加的想要蹂躏他,这样干净中又带著淫乱的少年在自己身下呻吟哭泣求饶的样子一定非常诱人。

    大神,你老婆掉了!13

    掐了一下他胸前那两粒小果实,果然怀里的人轻轻颤了颤,声音变得异常媚人。本来还觉得今晚可以放他一马的,可是现在看到这个情况程逸真的没办法再抽身了。

    以最快的速度褪去了身上的衣服,但是程逸却没有急著进去,双手蹂躏著他诱人的臀瓣,取代了之前段毅君自己放在上面的手,玩弄得差不多了,程逸才将他那处往两边掰开,像是剥开一颗漂亮的橙子一般,然後露出了里面漂亮的菊心,程逸直接将自己的火热抵在了那处,没有直接进入,而是沿著股沟就这样摩擦了起来。

    龟头已经有些忍受不了的分泌出了透明的粘液,随著程逸的摩擦全部都沾到了段毅君的股缝,湿黏中透露出淫靡的气息,每当龟头滑过中心那朵小花的时候,段毅君都会浑身一颤,抖得更加厉害,而程逸只是在那里停留一会儿,让自己分泌的东西和段毅君下面那张小嘴里吐出的淫水融为一体,然後又握住自己阴茎的根部,移开位置在股缝间摩擦,如此往复,是情趣也是折磨,段毅君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这麽热过,内心从来没有这麽想要,渴望却又不再有刚刚的勇气将那些话再说一遍,只觉得羞耻和难堪。不安的扭动中,带著诱人的呻吟。

    “想要我进去吗?”

    “嗯……想……”段毅君的声音已戴上了惹人的哭腔。

    “要什麽,再说一边哦,这一次要说清楚了,就给你。”

    “啊哈……我要……哥哥的……大肉棒……插进来……干我……快一点。”段毅君干脆闭上眼睛,将自己内心一直想说却又不敢说的话喊了出来,这回是真的要哭出来了,羞得直接整个脸埋进了被子里,被男人这麽折磨了许久,想要又得不到,最後还被逼著说出来这麽淫荡的话,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的刺激,都让他觉得难堪又兴奋,而就在他哭著快要得到崩溃边缘的时候,男人终於放过了他。

    将自己炙热的龟头抵在那处,程逸微微用力,那微张的小嘴就将自己的那根吞了个头进去,还咬得紧紧的,仿佛一个终於得到了糖果的小孩一样,在这一刻将糖果护得紧紧的,这种类似於本能的反应,让程逸非常满意。

    几乎很顺利的就一路吞到了底,段毅君只觉得里面被撑得几乎要爆开,还有种要被灼伤的炙热,酸胀的疼痛中还带著一种酥痒的感觉,像是千万只蚂蚁在啃噬著自己那般,想要寻求解放,想要缓解那处的热痒。

    而程逸也像是知道他的迫不及待,所以进来之後没有多余的话,就只是多了那麽几秒就让适应,就开始疯狂的律动起来。

    “啊哈……啊啊……”

    抽插了最开始的几下之後,程逸开始放慢速度,而且只在浅出进出,故意不去顶弄段毅君的中心地带,得不到真正的满足和释放,段毅君开始不满,只觉得身体比男人没进来之前还要难耐。

    “啊……再……再深一点……啊哈……”

    “要再深一点吗?”

    “嗯……里面一点……用力……”明明差一点就要碰到了,可是偏偏男人在这时候又退出了,再次顶进来的时候还是没擦到自己那里,他当然不会认为那是因为男人的那里不够长,刚刚他的尺度他也看到了,尽管就一眼,但也绝对的震撼,而且他进来的时候,那种又粗又长的感觉,几乎将自己撑破。所以男人现在肯定是故意欺负自己的,他以前怎麽不知道,魔翼是个这麽“坏心眼”的人,一直以来他在自己面前都是一个温柔的大哥哥的形象,可是真的到了床上段毅君才发现他根本就是恶魔,野兽。果然男人只有在这时候才会露出最真实的一面麽。

    “啊哈……啊……嗯啊……”

    “是这样吗?仙儿是想要哥哥插得这麽深吗?”程逸说著,猛的将自己那里往最里面一推,而压在身下的人也用力的往自己身上拉,很快自己的阴茎就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几乎是要将身下的弄坏般的用力。

    “啊啊!不……啊哈……不行了……”这样……实在是太深了……几乎是要把自己的肠子捅穿,段毅君被逼得眼角再次渗出了眼泪,男人这是,要把自己干死吗!

    “刚刚说太浅,现在又觉得太深了吗?小仙儿你好难满足呢。”程逸故意用有些为难的口气说著,但是不知道为什麽,这一刻段毅君总觉得他的嘴角肯定是在坏笑。

    “啊哈……不是……不要这麽用力……太深了……要坏掉了……”

    “没关系,不会坏掉的,哥哥只会干得你,欲仙欲死。”程逸说著,然後俯下身吻住了身下的人。

    大神,你老婆掉了!14

    “真的要被干死了!啊啊!哥哥……我不行……太猛了……别插那里……”段毅君已经分不清滴在前面的是汗水还是泪水了,只觉得强烈的刺激从两人结合的地方传来,酥痒不已,但更多的又是爽到极致的感觉。那人那里又粗又热,狠狠的顶弄著自己,像是要干穿一样,将自己撑得满满的,段毅君拼命的求饶,却只会激发了男人的斗志,越干越猛。

    “爽吗?”

    “啊哈……好爽……不行……太深……恩啊……哥哥插得好深……”

    “要把仙儿插死了吗?有没有插到你最难受的地方?嗯 ?”

    “有……啊啊啊……要死了……呜呜……好难受……好热……”

    男人的速度几乎要将自己撞出去,身体像是要烧起来一般火热,段毅君紧紧的抓著身下的床单,一边哭喊著,程逸也很激动,两人身上都是激情时的汗水,身体似乎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契合度,两人谁也没有想到,这才是他们的第一次,就这麽激烈这麽令人难忘,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已经是相爱了好几十年的情侣了那样,身体契合,连心灵,也是紧紧的相依在了一起。很多快感是身体上的,同时也是心理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