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勇士与魔王录各种lay > 章节目录 cater46:落樱抄
    不知睡了多久,ai丽丝睁开了眼,不由大吃一惊,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古老的城堡,沉重的石窗,白se的纱帘轻轻飘荡,就连壁墙上的人鱼灯也突窣地闪动着

    她轻轻迈进了那个她以为再也不会进去的地方,那棵见证他们誓言的八重樱正在怒放,叶间密密麻麻开满了桃粉se的花朵。

    凄清的圆月悬掛在天空中,仿佛一个旁观者冷漠的眼睛。金髮的国王手持酒杯倚在黯淡的光影之中,思绪一p空白,一切尽是茫然,仅有的知觉不过是那种刀割般的疼痛,无所不在,甚至取代了形t本身。一位灰发少年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像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

    她的心,猛的跳了起来,是阿斯兰,果然是阿斯兰。。

    只是,他看上去似乎成熟了许多,这是十j年以后的阿斯兰吗

    昔日的国王已经不年轻了,但,岁月的流逝非但无损他的俊美,反而令他的全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稳健的王者风姿。

    “兰迪,有她的消息了吗”国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浓烈的yt化过的瞬间,麻痹大脑,刺痛着心。

    自从他的大人再次消失后,他的心就仿佛被拽入了深暗幽冷的水下,无数s滑的触鬚争先恐后地缠绕上来,将其最终拖入漆黑的海底。

    离别的场景不断在他的脑海里回放,他不知道怎麼做,才能够留下他的大人,仙nv最终拿回了被偷的羽衣,便不再留恋人间。

    “还没有,另外叫离箏的黑髮男子也是不知所踪。”兰迪一脸平静地看着他,“陛下,我不明白您为什麼一直这般执着於ai丽丝王后。”

    他没有回答,只是细细的触碰着那棵樱花树。於是有些细微的幸福,摇曳地从心臟里蔓延生长,一直由脉络骨骼纠缠到全身,在他和树接触的指尖上,开出迷离的花朵来。

    那花是血红se的,琥珀透明,从他的下顎滴落到娇n的粉se花瓣上。

    “陛下”兰迪尖叫起来,“来人啊,陛下中毒了快来人啊”

    中毒了

    那种好像细小火花般的焦灼感,还有那深深的恐慌,在她x口的某处发出了细碎的声响,越来越响,越来越响

    寂静的皇g0ng一下子变得喧闹起来,慌张的侍从们来来往往穿梭着,整个g0ng殿都变得灯火通明起来。

    然而阿斯兰恍若未觉,静静的立着,所有的记忆都仿佛成了一p空白。当心灵被架空的时候,只剩下难以言喻的一些情愫在x膛里某个似是而非的角落徘徊低y,既不离开,也不亮相。它生生地将一种叫做寂寞的心痛一字一句地堆砌,垒筑成一个隔绝身心的围城。

    阿斯兰,他看不见她。但是,

    她看见,他眉梢眼角的落寞的笑容。

    她看见,他轻言浅笑的风华一如昨日。“兰迪,你还不明白。”

    他的血原本就是为了她才流淌在这个躯t里,如果她不在了,这些冰凉的血y又有什麼打紧的。

    那些血在那棵樱花树上,桃粉se里j点鲜红,触目惊心。他不愿让自己的血玷w了那棵树,正强撑着一点一点的擦拭去。

    他的身上,手上,衣f上都是蔷薇se,一pp洇润,一pp浓郁,暗se诡异。

    沉迷。

    蔷薇的顏se开在这样春天冷漠凄清的夜里,使得万物失去的具t的样子,只觉得是红红白白的yan丽,浓郁到j乎失se的流光溢彩。

    “阿斯兰”ai丽丝想要叫住他,却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像是感到了什麼,猛的抬起头来,接着又摇了摇头,轻轻一笑。

    “阿斯兰”ai丽丝刚迈出一步,身子忽然被一g大力扯了回去,在迷迷糊糊之中,隐约听见他清透幽然的声音:“月岂昔时月,春非昔日春。此身独未变,仍是昔时身。。。。”

    再睁开眼睛时,她还是在床上,窗外已是一py光明媚,果然,果然只是做了一场梦。

    “ai丽丝大人,还不起来吗”露西一把将还在被窝里挣扎的睡眼惺忪的魔王大人拽了出来。

    “露西,我做梦了。。”

    “做梦什麼梦”露西好奇的看向魔王大人,忽然伸手从他的头髮上取下了什麼,道:“头髮上沾了什麼东西”

    ai丽丝缓缓望去,她的手心里是一p桃粉se的八重樱花瓣。

    忽然。。一滴眼泪滚落下来。。。

    酒里有毒哈哈哈哈,我压缩了一点,正在奔向结局。。。。。

    月岂昔时月,春非昔日春。此身独未变,仍是昔时身。落樱抄</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