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每天喘息不已的日子简 > 章节目录 细麻绳(,双手捆绑,细绳勒着下身,蒙
    每天喘息不已的日子简_新 作者:黄色废料

    “咳,咳咳……”

    意识逐渐回拢,棉花似的团在脑海中。蔚宁头晕不已,昏昏沉沉的,费劲地睁开一丝眼。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她使劲眨了眨眼睛,却无济于事,黑暗像是笼罩在眼睛上一样,将她紧紧包裹。

    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哪?

    身t像是被裹在茧中,动弹不得。蔚宁想活动一下身子,但她仅仅是动了动手腕——

    “呜,哈……”

    一声难耐的喘息从唇边溢出,下身的剧烈摩擦让她瞬间神经紧绷,弓起身t,轻微的颤抖着。

    视觉被剥夺,其它感观便变得格外明显。纤细的绳子一圈圈绕着自己,绑着手腕、勒着x前柔软。

    那绳子如蛇般一路蜿蜒下爬,将下身衣物勒出一条小小的缝来。

    哪怕是最轻微的挣扎,都能使下身的绳子勒紧几分,隔着轻薄的布料,一路凶狠往里辄去,摩擦那幼neng花核。

    “呜,啊……咳咳……”绵密的疼窜上脊椎,病毒一样在t内蔓延,蔚宁眼角溢出泪来,难受不已。

    不知什么时候,意识变得有些混沌起来,绳子勒着的刺痛感逐渐模糊,痒意cha0水般涌来。

    被细绳磨着的下身微微sh润,零星黏ye从花x中溢出,润sh了布料,沾了点在细绳之上。

    “姐姐,姐姐……”

    温热的呼x1落在自己耳旁,蔚宁听见那熟悉声音,快要被快感吞没饿意识猛然清醒。

    她挣扎抬起头,而这动作过于激烈,又拉动细绳,狠狠地摩擦过下身:“呜、啊——!”

    有人压在自己身上,柔软的肌肤贴着自己,而她的指尖落在自己面庞上,ai怜而温柔的抚m0着:“姐姐,是不是很难受?”

    “咳,咳咳,”蔚宁难受地蹙着眉毛,她拼命地维持着意识,断断续续地质问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一点点,助兴的小糖果而已。”唐萦骨用手抚m0过那被黑布结结实实蒙住的眉眼,声音带着些微笑意,柔柔回答道:“我怎么会舍得伤害你的。”

    “我的蔚宁姐姐,”她俯下身子,用手托着那细白脖颈,吻着细薄肌肤,舌尖探着淡青血管,“我的姐姐。”

    蔚宁一阵颤抖,药物缓慢地发挥着功效,感观便愈发纤细、敏感。

    舌尖t1an舐着脖颈,撩拨着岌岌可危的神经,她难受地曲起身子,一阵颤悚,喘息出生:“咳,咳…糖糖……放,放开我!”

    蔚宁不顾身下细绳的折磨,攒了一口气,身子猛然一顶,向前撞了过去。

    “嘭——”一声巨响,身子猛然撞上冰凉地面,炸开一阵剧烈疼痛。

    蔚宁连着身后紧紧捆绑的椅子一起,不受控制地向前栽去,砸在了地上。

    手腕与椅子捆绑一处,勒着自己越发生疼。蔚宁面颊贴着瓷砖,身子被固定在椅子上,弓着跪于地面。

    她难受地喘息着,呼出的热气将白瓷砖染上一层薄雾。

    有人的指尖顺着白瓷缝隙而来,慢条斯理地划开雾气,在蔚宁唇边轻轻一按,紧接着——

    细白指尖没入发隙间,一点点攒得紧si紧。

    唐萦骨踩着椅子,扯着蔚宁头发向上拉,迫使她抬起头来:“姐姐,为什么?”

    头发被拽着生疼,蔚宁跪在地面上,仰着头,声音因疼痛而显得沙哑:“…为、为什么……我以为……”

    我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