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棒状之罪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5
    不热心,这女弟子脑筋一转,竟异想天开地把主意打到了郁珠树身上,以为显出自己贤妻良母的一面便能赢得郁辛的欢心。三天两头被逮住训诫,郁珠树一开始是能避则避,算是给她留三分薄面,但这痴心妄想的女子不依不饶,最终折腾得郁珠树向父亲大吐苦水,而郁辛也不愧“孝子(孝顺女儿的老子)”之名,当即把这名自己曾经寄予厚望的女弟子打发下山了。不仅如此,不久前有个家世显赫的男弟子学成下山前向郁辛提亲求娶郁珠树不成,改为背地里劝诱郁珠树跟他私奔,郁辛知道这事后,二话不说给这男弟子当脸贴了道五行移转符,直接把人弄到山脚下去了,并且永远不准再上山。诸如此类翻脸不认人的事情郁辛做起来毫不心软,不用多说,春山上的每一个人都十分清楚地知道郁珠树是郁辛不可触碰的底线了,从此再也没人敢冒犯她。

    追求父亲的女人也好,追求自己的男人也罢,郁珠树从来不放在心上,依旧在春山上无比自在地活着。

    这一带连绵数座大小山脉,地形复杂又多瘴气和野兽之类,又有郁辛的阵法机关阻挡,因此这里虽然景致秀美,却甚少有无关的人到访。郁珠树没有继承父亲的高超医术,但却精通五行之术,大热天的,在后山水潭这里布阵,划出个不准别人进入的禁区用以游泳消暑也是她最近常做的事情。

    十五岁的少女,剥却衣裳,赤裸着雪一般白皙的窈窕身躯,一步步走进清澈见底的碧波潭中。树影和蓝天倒映在水里,连水都成了青碧色,在这片景色中,她雪肤黑发的背影尤其明显,令人见了便难以再移开视线。郁辛拨开交错的树枝走到水潭边,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如画的美景。

    郁珠树弯腰用双手掬起一捧清水,正要抹一把脸,突然听到身后有人下了水,只是顿了一顿,并不慌张。这春山上能入得了她布下的阵的,除了手把手教会她五行之术的父亲郁辛,还能有谁?碧波潭的水凉凉的,尽管天气很热,把这水往身上泼也叫人禁不住一个激灵,她抖索了一下,还没开始搓手臂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背后已经有一具温热的身躯贴上来,用两条修长的手臂把她抱住了。

    “爹爹,怎么有空来这儿?”

    她熟悉他的怀抱和体温,刚刚被抱住就无比自然地靠在了他的胸前。他也像她一样一丝不挂,清瘦的身体修长而结实,肌肉的线条虽不明显,但却不会让人觉得荏弱,何况他胯间雄伟的男性象征还硬梆梆地顶着她的后腰,这强盛的男子气概和他衣着整齐时给人的文弱书生印象相去甚远。只要想到他的这一面只有作为女儿的自己能看到,她的下腹部就禁不住涌过一阵热流。

    “怎么,不想我来?”

    郁辛低头轻嗅女儿的颈侧,环抱着她的双手渐渐往上移去,一同捧住了少女胸前两团挺拔的乳肉。她那一瞬间的震颤让他不自觉地在她耳边发出了轻笑声,两手食指拇指并用,捏住两点挺立的乳头熟练地揉捻、拉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