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媳妇与枪(H)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8
    你爱我,在乎我,所以才会那样害怕。而我,没有给予你足够的安全感。”

    “不是……”

    “不要反驳。程故,知道吗,你只有在说谎的时候,才会立即反驳。”谢征握住程故的手,移至唇边,闭眼亲吻。

    “我……”程故听凭谢征吻着,片刻后低喃道:“是,我爱你,在乎你,害怕你知道我是个异类后,将你给我的爱都收回去。我,我舍不得。”

    “是我没能让你安心。”谢征搂着程故,温柔道:“所以你才会带着我们的孩子离开。”

    程故眼眶湿了,眼睫颤抖:“你生气吗?”

    “生气。”谢征道:“当年的我,气你不辞而别。现在的我,气你独自扛起属于我们两人的责任,气你信不过我对你的爱,气你一个人受了那么多苦。但是……”

    谢征顿了顿,抬起程故的下巴,直视爱人的泪眼:“所有的气,都抵不过心痛。”

    就算扬起头,积在眼眶里的泪也再无法忍住,程故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伸手去摸谢征的脸,指尖抖得不像样。

    “程故,我爱你。5年的时间,你自认为的‘缺陷’,其他林林总总,它们都无法让我不爱你。”谢征的温柔忽然带上几分狠厉,抬着程故下巴的手也越发用力,“你明白吗?”

    程故看到一束光撕破朦胧的视界,直抵瞳孔最深处。

    那是谢征的目光。

    “明白了。”程故颤声重复:“明白了。”

    谢征叹息,再次将程故拉入怀中,而后不再多言,翻身亲吻,情至深处,连最温柔的律动也带上了几分惩罚意味。

    高潮时,谢征肆意顶弄着那一点,直干得程故双腿猛颤,并不拢,也叫不出声,双手徒劳地乱抓,红着的双眼满是水气,喉结上下起伏,似乎在说——不要了,不要了!

    谢征吻他的唇,舔掉他眼角的泪,腰胯的动作却一刻不停,咬着他的耳垂问:“我爱你,程故,不管是怎样的你,我都爱你,记住了吗?”

    程故用力点头,甜吟带着哭腔。

    “回答我。”谢征压在那一处,耐心地研磨,“告诉我,你记住了。”

    “我……”程故忍着在全身膨胀的快感,努力深呼吸,可呻吟比话语更快从嘴角泄出,他抓着谢征的手臂,满是情红的胸口剧烈起伏,“我……”

    还是不行,根本说不出来,谢征操控着他的身体,还故意在他张嘴时发力顶那一点。

    除了呻吟,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讨饶地望着谢征,谢征却并不宽恕,继续蹂躏着那里,柔声问:“记住了吗?”

    他溺死在快感里,直到最后也没答上来。

    谢征亲吻他的额头,待余韵终于过去,他才定然地看着谢征,用沙哑的嗓音道:“我记住了。”

    夜很长,从浴室回来后,两人依偎在一起聊天。快要睡着时,程故忽然坐起来,压在谢征身上,赤裸的身体挡住了小半暖色的灯光。

    谢征问:“还想做?”

    “你刚才说,不管是怎样的我,你都爱,还强迫我记住。”程故道:“这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

    “嗯?”

    “不管是炼钢厂职工的儿子,还是谢氏的小公子,谢征,我都爱你。”

    谢征眸光一动,“什么时候知道的?”

    “前几天。”程故将那天被姑娘们围观的经过说了一遍,叹气道:“你是觉得当总裁会被我嫌弃吗?”

    “那你是觉得你能为我生孩子会被我嫌弃吗?”

    “……”